注冊

2020年股票型公募冠軍陸彬:2021年新能源板塊大有看點,光伏、新能源車確定性機會多

2021-01-05 13:56:59 證券市場紅周刊 

記者 | 張桔

自2020年正式開啟新能源行業的黃金十年,能源革命的新時代已經到來。當前,新能源替代傳統能源已經從0~1邁入1~10的過程,包括光伏、風電、核電、燃料電池等領域。

爆款權益時代,內地公募體現出明顯的賺錢效應,2020年迄今業績翻番的主動權益類基金已經超過50只,但與2019年主要依靠科技實現年終稱霸的邏輯不同,2020年笑傲排行榜的基金有不少是依靠重倉新能源類股票而嶄露頭角,如匯豐晉信低碳先鋒就是如此,其在股票型基金排行榜上,憑借著年內134.41%的凈值增長率位列年度第一。

作為匯豐晉信低碳先鋒掌門人,圈內享有“新能源一哥”之稱的新銳基金經理陸彬在本周接受《紅周刊(博客,微博)》記者專訪時指出,“2020年正式開啟了新能源行業的黃金十年。能源革命的新時代已經到來,新能源替代傳統能源已經是從0~1邁入了從1~10的過程,包括光伏、風電、核電、燃料電池等領域。但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需求彈性較大,上游的資本開支周期較慢,從供需關系的角度,2021年最為看好的就是上游的資源品!

新能源行業開啟黃金十年階段

《紅周刊》:從您的持倉情況看,您很早就重倉了光伏和新能源車行業,而正是這種提前重倉的做法,讓你掌管的產品業績很出色。能否談談當初您是如何發現這一賽道機會的?

陸彬:我個人是很喜歡尋找一些處于低谷期行業投資的,因為只有在低谷期才能夠找到又好又便宜的機會,新能源行業就是如此。

2019年四季度時,新能源行業開始見底,2020年從底部往上走,現在行業已經走到了一個從復蘇到景氣的階段,呈現出供不應求的格局。雖然疫情的原因讓新能源行業的復蘇進程在2020年上半年有所延緩,但從三季度開始,行業已經進入復蘇階段,我認為四季度和2021年一季度將是行業的旺盛期,而到了2021年二季度時,可能就出現緊缺了。

《紅周刊》:這是否意味著新能源行業2021年仍有很大機會?

陸彬:2021年,新能源行業比通常外界認為是高估的行業有更為良好的業績前景,后面幾個季度的新能源車銷量和業績高增速確定性較高。即使是市場齊跌的原因導致新能源行業泥沙俱下,在調整過后,新能源板塊仍可能是第一個被選擇的行業。究其原因,新能源行業的基本面確定性很強。

此外,若從政策的角度來看,2021年1月份,拜登將就任美國新一屆總統,美國要重返巴黎協定,美國可能要出一系列的低碳政策,這也會從政策面對新能源行業的發展形成共振效應。

光伏行業競爭格局或有新變化

《紅周刊》:在新能源細分子行業中,光伏行業在2020年表現出良好前景,對于這一行業,請您談一談?

陸彬:我先簡單說一下2020年光伏行業表現好的原因,首先是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下降,行業已經處于平價的時代,加之疫情影響后光伏產品價格大跌,刺激了需求;其次,同樣是由于疫情的原因,導致了2020年二季度海外光伏需求延遲到了下半年。

光伏行業是具有完整上中下游環節的,上游是硅料、硅片環節;中游為電池片、電池組件環節;下游為應用系統環節。就上中游環節來看,技術的持續進步讓成本大幅下降,硅料價格已經從上百萬跌到了幾萬,伴隨著行業洗牌的結束,龍頭公司基本確立。同時,在過去的五年,多晶硅片被單晶硅片超越,單晶硅片龍頭的市場份額已從5%提升到50%以上,這讓光伏行業的整個生態格局發生了顛覆性變化。此外,光伏組件價格也從2010年超過15元/w大幅下降到如今的不到2元/w,不少地區的光伏度電成本已經達到0.3元/KWH左右。

《紅周刊》:道理是如此,可如何在產業鏈中找到合適的投資機會呢?

陸彬:一定要重視技術疊代對某一環節的顛覆性革命,此前的行業發展都伴隨著技術的進步所帶來的成本下降。以廣受關注的中游電池行業為例,雖然目前光伏電池行業的主流路線是PERC,但我卻更看好未來HJT異質結電池的發展前景。原因就在于,隨著異質結電池設備成本的進一步下降,工藝

和技術的逐步成熟,主要輔材產品規;蟮膬r格下降,未來異質結電池的成本會遠低于現在看到的靜態成本。此外,異質結電池的轉換效率更高、衰減更低、溫度系數更好等優勢,讓異質結電池未來替代PERC成為光伏主流電池的可能性大概率會發生。結合產業發展、成本等情況,我判斷2021年可能會是這個技術快速大發展的一年。

《紅周刊》:對于光伏行業,除了您剛才提到內容,還有沒有投資人需要警惕的地方?

陸彬:作為中游的制造業,光伏行業是一個有很高技術門檻的行業,但是行業龍頭的地位并不像其他行業那么穩固,一旦技術進步的優勢不再,行業公司競爭格局可能發生變化,很容易讓投資者虧損掉很多的錢。并且由于行業本身研究的專業門檻比較高,且技術進步不容易被外界認知,非專業投資者往往獲得消息較滯后,不容易鑒別風險和把握機會。

我當年看光伏的時候,協鑫是行業的老大,如果買當初行業的龍頭拿到現在,可能虧掉了九成,背后的原因就是技術的日新月異。就鋰電池行業來看,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有多種技術路徑,如果一家公司技術出現停滯不前,也就意味著其股價的想象空間不大了。

從逆向投資思維出發,我覺得2021年光伏行業競爭格局可能會有變化。雖然2021年全球需求的確定性還是蠻高的,但2020年最緊缺受益的環節很可能是2021年風險最大的環節。因為光伏的周期性很強,2020年盈利好了,我們看到很多企業通過二級市場融資的資本開支計劃都比較大,基本上6~12個月左右就有新增產出來。所以,投資者2020年看到的最好的那些行業很可能就是2021年相對受損的環節。

《紅周刊》:除了光伏板塊,此前長期業績不佳的風電企業在2020年也有明顯好轉趨勢,對這一行業,怎么看?

陸彬:風電行業的成本在持續下降,尤其是在風資源較好或者風電發電比例有限制的地區,風電度電成本已經低于煤炭。我們判斷風電行業長期將有較好的發展,這個前景可以持續至少3~5年。長期來看,它有持續的業績,行業整體也將平穩發展,但短期來看,風電行業因為2020年的補貼退坡,業績已經處在比較高的位置了。

新能源車處在景氣周期、業績確定性強

《紅周刊》:新能源車2020年以來有上佳表現,特別是龍頭公司的表現更為喜人,但對于已持續大漲的新能源車,很多投資者認為其估值明顯偏高了。

陸彬:新能源車這一板塊,我是從2019年三季度開始重點布局新的。當時我把特斯拉產業鏈完整地跑了一遍,可從各個方面傳來的聲音來看,基本是對這一行業不看好的,如行業經歷了國家補貼退坡50%、取消地方補貼等等,雖然如此,可我當時判斷新能源車的投資邏輯并沒有變壞,能源獨立和汽車產業升級的方向還是很清晰明了的:根據相關的規劃和目標測算,全球新能源汽車的銷量有望從2019年的200萬輛左右提升至2025年的2000萬輛以上,未來五年行業有望實現從1到10的飛躍。在這種基礎上,我選擇了重倉持有。

當然,隨著股價持續上漲,2021年新能源汽車行業也會有殺估值的風險,因為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業績雖然會很好,但2021年市場估值水平可能會整體下降,其會隨著市場重心的下降而下降。所以,在2021年投資中,一定要投資哪些業績增長能夠匹配估值的標的。

我個人判斷,2021年市場短期或許會有震蕩,但新能源車這一賽道的長坡厚雪卻是公認的事實。當下,鋰電池價格已經大幅下降,未來大概率降到0.6元/WH下面,以后鋰電池可能就是一個固態電池。同時新能源車一度遭人詬病的電池安全性能大幅度提升,充電時間大幅度縮短,續航里程大幅增加。以我開的特斯拉為例,從駕駛來看,Model 3充滿電只需30~40元,而加滿一輛汽油車需要三四百元?傊,新能源車已經完成了從0到1的階段。

提醒一下,投資人不能用傳統的車企思維來衡量新能源車,我們要用互聯網的思維來看待,其更多考慮的是未來,未來這家企業可以實現怎樣的發展和擁有怎樣的地位,暫時的利潤犧牲在未來可以換來什么。

《紅周刊》:這個行業目前的估值水平到底是高,還是不高?

陸彬:對于這個問題,我舉一家我投過的新能源車龍頭股的例子。這個公司是2019年我們四季度的時候投資的,那時候大家的分歧也很大,我當時是因為看好新能源車行業最后才投資這家公司的。其實那時候投資,公司當時是有分歧的,首先是投資這個行業是否正確?我當時判斷政策已經進入拐點,行業可能要起來了,當然也有看好而不買的,理由是覺得估值并不低,50倍的估值對應著1000多億的市值在當時看是非常高的,而如果按照這種思路看現在估值當然就更貴了,超過百倍的滾動PE對應著超過7000億的市值。其實,若仔細分析一下,可發現貴是有特殊原因的,2020年因為疫情讓該公司有一到兩個季度沒有開工,業績是有所下滑,可若以這一特殊情況來判斷其估值是貴了,顯然是不合適的。

第二點是,我發現這是一家會計上非常審慎保守的公司。作為行業龍頭,他對于費用和折舊計提是明顯高于同行業的,它在會計報表上提前計提了一些風險費用,考慮到萬一產品出事故的因素,它會將這一因素前置考慮。

還有就是,該公司的一些折舊可能是加速的,然后同時包括它的一些研發費用,它是比同行業高很多。若那時候我們把這些加起來,業績可能還能再加回一個十幾二十億,而在這個基礎上再判斷估值,則是另一種情況了。

《紅周刊》:談到新能源車,就不能不談其核心——動力電池。最近,市場上正在熱議氫能源電池,認為其或許會在2021年替代鋰電池。

陸彬:我個人判斷,未來可能汽車等乘用車將大部分使用鋰電池為主的技術,而對于中遠距離運輸的重卡等商用車,可能燃料電池的特性更符合行業的需要。跟柴油車和汽油車在石油時代長期并存一樣,我們預計未來鋰電池和燃料電池是會并存發展的,而且時間會非常長。

燃料電池產業化時間不長,限制燃料電池的瓶頸還比較多,核心點在于技術安全性和成本控制和加氫站。整個行業的材料,包括一些貴金屬比如鉑,還有一些容器里會用到的碳材料等,當前成本非常高;另一個瓶頸是加氫站,因為加氫站的建設涉及到安全審批,在全球的推廣普及進度會比較慢。

《紅周刊》:充電樁也是新能源車快速發展的重要一環,國家也出臺了相關政策扶持。充電樁這一細分賽道,2021年的機會大嗎?

陸彬:雖然充電樁這個行業發展欣欣向榮,但二級市場投資機會還相對較少。究其原因,第一點就這個行業來看,商業模式比較差,它是屬于那種壁壘很低的行業,雖然充電樁全國需求巨大,但競爭激烈,所以相關業務盈利能力一般;第二個就是大部分充電樁業務上市公司,涉及較多其他電力設備業務,充電樁業務占比不高,所以它的投資機會很少。

《紅周刊》:最后再問一下,對于目前市場上機構抱團新能源板塊龍頭股的做法,您怎么看?投資者是不是只要鎖定龍頭就可以了?

陸彬:我并不完全贊同這類觀點。尤其是對于中游制造業,行業龍頭地位并沒有像其他行業那么穩固。歷史上我們也看到不少案例,某些中游制造業的行業龍頭企業因為戰略預判錯誤,技術迭代等原因被淘汰。

我對于行業明星公司和二線公司沒有任何的偏好,我會動態比較這些公司的基本面和估值情況,做出投資選擇。2020年之所以是一個結構性的牛市,實際是因為在A股的4000多家公司中,處于牛市的是400多家,剩下的3600多家可能是熊市。但并不代表剩余的3600多家公司都不好,可能只是它們所處的行業不如新能源車那般光明,這就是給我們帶來主動研究和創造阿爾法的機會了。通過調研我發現,有很多二線公司的機會可能更好,風險也相對更小。當然,有些行業只要堅定地買行業龍頭可能就收獲不菲,但對于新能源行業則不一定。

(本文已刊發于1月2日《紅周刊》,文中觀點僅代表嘉賓個人,不代表《紅周刊》立場,提及個股僅做舉例分析,不做投資建議。)

(責任編輯:冉笑宇 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推薦閱讀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日本无码一区,日本AV在线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不卡AV不卡一区二区